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权威发布
迎接WTO的挑战, 参与全球外包制造业务
日期:2014年05月22日 来源:国际电子商情

  经过十三年的谈判,中国终于如愿以偿加入了WTO。谈判时间之长,从中看出利益得失之重。就对中国电子制造业的影响来看,短期会有较大的冲击,但长远来看,意义重大。加入WTO后,意味着中国电子制造业要参与全球化生产和分工,成为其中的一个链条和一个生产环节。同时,将置身一个更为严峻的竞争环境中。

  全球化意味着企业不仅要面对全球竞争对手,而且也要面向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用户生产产品,如此一来,对企业的产品种类,响应用户的速度,产品上市周期,质量和服务水平,全球研发能力等提出前所未有的挑战。例如,国外新打印机的开发时间已从过去的4、5年缩短为现在的一年多;大规模集成电路的开发时间也从过去18个月缩短到6个月左右。由于产品在市场上存留的时间大大缩短了,企业在产品开发和上市时间的活动余力也越来越小,给企业回收成本造成巨大压力。消费者需求的多样化迫使厂家需不断推出新产品,但如果销路不好,势必造成库存积压。市场机会稍纵即逝,如果一个企业对某一地区用户的要求反应稍微慢了一点,很快就会被全球的竞争对手抢占先机。

  在新的市场中,各地的消费习惯截然不同,例如发达国家的用户已经走出价格消费和功能消费的阶段,开始追求感觉和个性化消费。这些变化,已经导致国外生产方式的变革。传统的生产方式是“一对多”的关系,即企业开发出一种产品,然后大批量生产。现代的生产方式是“一对一”,即所谓的“定制生产”或“按单生产”。

  加入WTO后,上述市场因素(顾客对产品、产量、质量、交货期的需求和供应方面)以及产业环境(贸易法规、知识产权等)变化带来的大量不确定性是中国电子制造业需要面临的挑战。

  在入世之后的新环境里,中国电子制造业欲获得竞争优势,必须从企业自省的特点出发,把主要精力放在自己具有优势的业务上(如制造加工),而把自己不擅长的业务(如研发)外包出去。外包是2001年萧条市场中的一个亮点,其代表特征是:国际OEM将电子制造部分的非核心业务外包以求降低成本,急于增强在市场上的竞争力;而专业CEM通过大笔收购OEM的制造工厂以期快速扩大规模,形成规模效益。以电子制造业为例,目前CEM的产能已达全球整个电子行业的25%左右。预计10年之后,全球50%的电子产品都会由CEM生产。然而,国内企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新的变化,甚至有人想当然地把外包看成是以前的“三来一补”业务,因此,依然执着地发展“大而全”的纵向一体化企业模式。

  在2001年电子信息百强企业工作会议上,国务院发展研究院陈淮博士用“搞品牌很前沿,做加工不丢脸”来呼吁合同加工服务对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要性。他认为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中国企业要清醒认识国际分工问题。全世界都在思考,中国面对WTO更应该明白。陈博士说:“不是我们自己想成为制造中心,而是跨国公司的资本要流向劳动力和知识成本低廉的地区。”爱立信和思科等一级原设备制造商(OEM)有几十亿美元的销售额,才能在研发和品牌上投入数亿美元,来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而合同制造商(CEM)就是集中精力搞好制造商业化和工艺,把产品质量和成本做到最好,这就是国际化大分工的结果。中国企业由于缺乏研发、知识产权和品牌营销能力,全面与国际一级OEM竞争还比较困难,所以要争取成为合同制造商的出资人。也就是说,百强企业可能要有机地协调,一部分企业搞品牌经营,另一部分提供合同加工服务、或有意识地带动中小企业发展配套合同加工支持。

  为探求中国电子企业的外包现状和外包关系管理的模式,本刊策划和主持了一系列的调查和研究。通过网站调查、电子邮件等方式,本刊对257位电子制造业的总经理和部门经理进行了问卷调查和深度访谈,并利用联合分析、线形回归和加权法等统计软件和方法对调查结构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的外包关系现在停留在以产品为主的初级层面上;大家普遍认为关系管理的三项要素是:合作双方能够共同盈利、共担风险,相互信任与尊重、优势互补;而选择合作伙伴的主要原则有产品质量、产品开发能力、技术竞争力和产品价格;在高度信任、有满意的合作经历、有预期成本和能降低成本的情况下,合作伙伴将愿意分享关键技术;目前的外包合作中存在着建立双方的信任关系、建立长期的共同目标等主要困难;在合作双方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之时,提高信息透明度、关注新的竞争来源和进行风险规避是主要问题。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