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权威发布
激活服务外包“大能量”
日期:2014年06月23日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王轶辰

  

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副理事长 原商务部副部长 魏建国

  2014年1至5月,我国签订服务外包合同金额400.0亿美元,同比增长43.5%

  近年来,跨国公司为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纷纷把非核心业务活动离岸外包,使得全球服务外包市场持续逆势增长。

  在近日举行的2014全球服务外包大会上,商务部服务贸易和商贸服务业司副司长万连坡表示,在世界经济复苏和中国经济运行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成为转变外贸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促进转型升级的重要动力之一。

  市场快速稳定增长

  自2006年商务部提出服务外包“千百十”工程以来,服务外包被视为经济转型的重点产业,在一系列鼓励政策作用下,我国服务外包业务增长迅猛,成为外贸发展的新亮点。

  根据商务部服务贸易司统计,2014年1至5月,我国共签订服务外包合同65248份,合同金额400.0亿美元,同比增长43.5%;执行金额272.7亿美元,同比增长37.1%。其中,承接国际服务外包合同金额270.6亿美元,同比增长37.1%;执行金额185.4亿美元,同比增长33.7%。

  这与我国外贸整体数据形成鲜明对比。据海关统计,2014年1至5月,全国进出口总值10.3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2%。其中,出口5.4万亿元,下降2.7%;进口4.9万亿元,下降1.6%。

  “当前,服务业已成为我国第一大产业,服务贸易发展明显快于货物贸易,我国正快速迈向服务经济时代。服务外包产业发展前景十分广阔。”商务部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任鸿斌说。

  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十二五”期间,我国国际服务外包产业承接离岸外包业务执行额年均增幅将保持40%左右,到2015年规模达到850亿美元。

  据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现阶段,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已在115个城市开展起来。截至2014年一季度,全国共有160多家服务外包园区,25398家服务外包企业,550.3万服务外包从业人员,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的布局基本完成。

  从产业结构上看,2014年1至5月,我国承接离岸信息技术外包(ITO)、知识流程外包(KPO)和业务流程外包(BPO)占比分别为53.3%、32.5%和14.2%,信息技术外包(ITO)仍占主导地位。医药与生物技术研发和测试、产品技术研发、工业设计等知识流程外包业务增长迅速。

  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主任骞芳莉表示,如今伴随国内外环境的深刻变化,我国服务外包企业专业服务水平不断提高,业务结构不断优化,产业发展正在步入一个新的战略阶段。

高端人才短板待补

  “发展服务外包必须有紧迫感。”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提醒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有高达数千亿美元的服务外包业务从欧美向东方转移,和当初货物贸易向亚洲转移时一样,如果中国企业不及时抓住,就永远失去了这个机遇。

  魏建国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虽然近年来我国服务外包业务高速增长,稳居世界第二大离岸服务外包承接国,但与第一位的印度差距明显,且还有差距拉大的趋势。数据显示,2013年,印度和中国承接离岸服务外包总额分别为840亿美元和242亿美元,分别占全球总额的49.9%和14.4%。

  此外,在全球范围内,和中国一样,其他亚洲国家普遍具有50%至60%的成本优势,在新兴经济体纷纷鼓励承接国际服务外包业务的情况下,服务外包接包国家已迅速增至70多个国家,并逐渐向价值链高端攀升,竞争日趋激烈。

  “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面临着诸多挑战。”任鸿斌坦言,从国内看,我国服务外包贸易政策与产业政策协调有待加强、在岸服务外包和本土发包业务发展严重滞后、服务外包龙头企业国际竞争力亟需提升、服务外包市场环境也有待进一步完善。

  在骞芳莉看来,当前最突出的问题还是服务外包人才供给难以满足业务快速发展需求,尤其是高端人才严重短缺。“高层次人才供给明显跟不上产业发展需要,能够引领产业或者某个领域发展方向的领军型人才及具有国际视野、渠道和经验的国际化人才,都非常缺乏。”

  根据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最近的问卷调查,约有73%的企业认为人才缺乏是其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主要问题,其中接近50%的受访企业认为难以招录到合适的中高端人才,行业平均人才缺口约为20%至30%。同时,我国服务外包产业人均产值不足2万美元。“高层次人才的匮乏将直接导致产业提升缺乏动力,影响服务外包企业的转型升级。”骞芳莉说。

  变革转型迫在眉睫

  随着服务外包市场竞争加剧,企业正承受来自人民币升值、国内人力成本上升、要素价格上涨、买方议价苛刻等方面的压力,利润日渐微薄。为此,越来越多的服务外包企业开始意识到变革转型的重要性。

  尽管世界最大接包国印度离岸服务十分成功,但由于缺乏本土市场容量,印度企业仅能选择离岸服务。相比印度,中国一大优势就是更大的内需市场。跨国公司也更希望与中国外包供应商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更进一步获取中国市场。

  “要进一步鼓励支持中国企业内外并举,兼顾国际国内市场的发展。”骞芳莉告诉记者,我国在岸市场的潜能非常大,我们下一步应该将两个市场资源互补,用离岸服务的经验回馈本土市场,逐步将服务重心转移到国内来。

  长期以来,中国离岸服务都在模拟早期中国制造业的“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模式,导致中国企业的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偏低,处于价值链的底端。中国信息技术服务与外包产业联盟理事长曲玲年认为,摆脱这一模式的唯一方法,是加强技术创新和深入行业的服务能力。未来,简单技术开发服务将降格为基本交付中心职能,企业需要重点转向垂直行业的深耕细作。行业解决方案能力、为行业优化和再造业务流程的能力,成为服务企业核心价值即核心竞争力。

  当前,服务外包已经从单纯地输出简单的技术劳动力,向行业深入发展提供解决方案转型,包括服务设计、技术架构、行业方案、流程执行和交付成果。北京服务外包协会首席服务学家陈刚则表示,服务外包的内涵已经延伸扩展到服务价值链的各个部分,实际上已经成为服务价值链上的创造者,而不仅仅是代工者。“这是服务外包转型升级的必然发展趋势。”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