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封面文章
迈向全球——服务外包强国的新征程
日期:2016年01月26日 来源:《服务外包》杂志 作者: 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 李钢

  “十二五”期间,我国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积极推动经济结构优化、发展动力转换、发展方式转变,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超过第二产业,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5%,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至7800美元左右,进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

  依托雄厚的物质基础、丰富的人力资本、广阔的市场空间等综合优势,我国对外经贸发展迈上了新台阶。2014年,中国货物贸易超过4.3万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服务贸易超过6000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二服务贸易大国。同年,我国稳居全球第二大服务外包承接国,承接离岸服务外包业务执行额达到559.2亿美元,相当于服务出口25%以上的份额。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明确提出,加快对外贸易优化升级,从外贸大国迈向贸易强国。这为中国对外经济领域指明了未来五年的努力方向和奋斗目标。在中国迈向贸易强国的过程中,适应制造与服务融合发展新趋势,充分发挥我国货物贸易优势,大力挖掘服务贸易潜力,着力实施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双轮驱动战略,协同建设货物贸易强国和服务贸易强国是贸易强国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

  顺应生产组织方式新变革,发挥服务外包对制造业和服务业、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多重支撑作用,加快建设服务外包强国成为“十三五”期间的重要目标和任务。

  一、中国服务外包大国地位确立

  2006年,商务部服务外包“千百十工程”实施以来,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历经“十一五”、“十二五”近十年的快速发展,实现了黄金十年的跨越,奠定了我国服务外包的大国地位。2014年,我国企业承接服务外包合同金额1072.1亿美元,执行金额813.4亿美元。其中,承接离岸合同金额718.3亿美元,执行金额559.2亿美元,占全球服务外包市场份额持续提高至约30%。2015年1-11月,我国企业签订服务外包合同金额111.3亿美元,执行金额803.2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22.1%和16.5%。按照当前发展速度,预计全年将超过《中国国际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规划纲要(2011-2015)》提出的“十二五”末服务外包产业规模将达到850亿美元目标。

  “十二五”期间,在稳居全球服务外包第二承接国的基础上,我国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服务外包产业发展道路。

  第一,企业主体不断壮大。我国服务外包产业一批千人以上规模企业已经成长起来,并逐渐发展壮大。截至2014年底,我国服务外包企业28127家,从业人员607.2万人。上万人服务外包企业已达到16家,承接离岸服务外包合同执行金额上亿美元企业达62家。承接国际服务外包平均合同金额为69.9万美元,同比提高4.5%,企业接包能力进一步提升。

  第二,专业服务水平持续提高。国际资质认证是服务外包企业专业服务水平的重要体现,也是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重要手段。国际资质认证更是服务外包企业开拓国际业务、提升国际化经营水平的重要途径。2014年,我国服务外包企业新获得各类资质认证数量1390个,其中开发能力成熟度模型集成(CMMI)、信息安全管理(ISO27001/BS7799)、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认证(SWIFT)等13项国际认证数量1389个。截至2014年底,我国服务外包企业获得认证数量为12870个,其中13项国际资质认证达7283个。

  第三,产业结构不断优化。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早期,信息技术外包(ITO)离岸业务执行金额所占比重约70%,知识流程外包(KPO)离岸业务执行金额所占比重不足10%。“十二五”以来,我国信息技术外包(ITO)离岸业务执行金额比重持续下降至60%以下,知识流程外包(KPO)所占比重则持续上升。2013年,我国国际(离岸)服务外包业务中,信息技术外包(ITO)离岸业务执行金额所占比重下降至54.6%,知识流程外包(KPO)离岸业务执行金额所占比重则快速升至30%以上。2014年,知识流程外包(KPO)离岸业务执行金额所占比重达到33.4%。

  第四,产业多元化发展趋势明显。一是服务外包覆盖的行业不断增加,领域不断拓宽。随着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深入演变,特别是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快速兴起与大规模应用,经济社会信息化水平全面提升,工业工程设计、生物医药研发、大数据挖掘与分析等新兴服务均进入服务外包领域。二是我国服务外包市场覆盖区域不断扩大。美国、欧盟、中国香港和日本是中国离岸服务外包的主要发包市场,2014年我国承接美国、欧盟、中国香港和日本的国际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占全部离岸服务外包业务执行金额比重为62%,比2013年下降2.9个百分点。离岸服务外包逐渐从美欧港日拓展至东南亚、大洋洲、中东、拉美和非洲等近200个国家和地区,市场多元化趋势明显。南美的委内瑞拉、智力、厄瓜多尔,非洲的南非、加纳、阿尔及利亚、刚果,亚洲的巴基斯坦等地,在服务外领域合作增多,合同数量和规模都有大幅提高。

  第五,本土企业市场份额进一步提高。在离岸服务外包业务的示范带动下,在岸服务外包业务潜力逐渐释放。近年来,在岸服务外包业务增长速度开始超过离岸服务外包业务。在岸服务外包业务占比持续提升。随着“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行动计划等的深入推进,将进一步释放巨大的在岸服务外包市场潜力。

  与此同时,服务外包产业在国民经济社会中的功能和地位日益凸显,成为新常态下国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新动力,成为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实施创新驱动战略的新源泉,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的新方式,外贸增长新亮点和现代服务业发展新引擎,扩大就业的新渠道。

  在经济增长方面,据测算,2014年服务外包产业占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24%,拉动国内生产总值(GDP)0.63个百分点。据商务部统计,2015年1-11月,我国企业签订服务外包合同金额1112.3亿美元,执行金额803.2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22.1%和16.5%。新常态下,服务外包产业在拉动国民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将进一步凸显。

  在经济结构调整方面,2014年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对服务业增长的贡献约为16.2%。服务外包产业增长速度明显高于服务业整体发展速度,2014年服务外包产业增速2.86倍于服务业增速。从发展趋势看,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将会进一步提高我国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在创新驱动方面,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充分发挥技术溢出、关联产业带动、示范和学习效应,集聚政产学研用多方资源,优化配置创新要素,完善知识创新体系,加快技术创新步伐,创新驱动发展能力不断增强。2008-2012年的五年间,10家领军型服务外包企业就获得各种专利及著作权1872件。据统计,我国服务外包业务结构不断优化。按照信息技术外包(ITO)、商业流程外包(BPO)、知识流程外包(KPO)三大类业务划分方法,以知识流程外包(KPO)为例,2008-2014年我国知识流程外包(KPO)合同执行金额由15.1亿美元持续增长至186.7亿美元,占比由10.9%提高到33.4%。

  在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方面,2014年服务外包产业相当于服务出口的25.17%,3.05倍于服务出口增速。服务外包产业成为综合运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优化外资外贸结构,培育形成以技术、品牌、质量和服务为核心的出口竞争新优势的新途径,成为新时期我国开放型经济发展的新支点。

  在就业创造方面,截至2014年,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累计吸纳从业人员近607.2万人,间接带动2016万人就业。2014年新增服务外包就业人员110.7万人,占全国城镇新增就业的5.38%。其中,新增大学生就业67.8万人,约占当年全国大学毕业生的9.3%。服务外包产业已成为实施就业优先战略的新渠道。同时,以大学生为主体的就业增长,使服务外包产业成为海内外知识型人才的最大“容纳器”,就业队伍年轻化、知识化、信息化,正在引领和推动信息消费等新兴消费形态,形成扩大内需战略的重要支撑。

  此外,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服务外包产业与印度还存在一定差距。2014年,通过对比中国与印度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情况可以发现,在全球市场份额上,印度占比是43%,高于中国28%市场份额的15个百分点点;在服务外包人均产值上,印度服务外包企业是人均营业额是3.7万美元,而中国只有1.3万美元;在服务外包企业规模上,虽然中国企业数量超过印度,但在企业规模上,印度的最大的败家服务外包企业人员和营业额规模均远高于我国最大的服务外包企业。

  因此,目前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和印度还存在一定差距。未来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还仍然面临有很多的艰巨任务,追赶的目标远未完成。

  二、中国服务外包发展的新路径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迈向贸易强国的奋斗目标,贸易强国必然涵盖货物贸易强国和服务贸易强国两个方面,服务贸易强国中服务外包强国必定是重要内容。随着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制造业分离出来的服务外包业务将持续释放,推动我国服务外包产业持续快速发展。从服务外包大国向服务外包强国迈进,既是服务贸易强国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货物贸易强国建设的重要支撑,因而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应该走出一条有别于印度的发展新路径。

  总体来看,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的进一步发展一定是依托中国经济社会自身发展的新阶段,实现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新目标,迈向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新台阶。

  2011年,我国经济发展中发生了一个标志性事件,即我国工业生产总值超过美国,制造业位居全球第一位,我国货物贸易将持续超过美国成为出口和进出口双向的第一大国,完成了一个历史性的赶超任务。2013年我国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首次超过工业,2014年占比提高到48.2%,2015年1-9月份占比已经超过50%。

  随着我国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服务贸易也呈现出良好发展势头。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服务贸易第二大国,服务贸易发展持续呈现快速增长趋势。

  一是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下,全面深化改革要求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着决定性作用,并要求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必然将分离出大量公共服务的外包业务。二是依托我国制造业的发展,特别是在“中国制造2025”深入推进的过程中,我国的生产型服务必将是支撑服务外包发展的强劲动力。三是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新兴信息技术创新和广泛应用,“智慧城市”建设全面展开,在新型城镇化发展过程中,围绕城市功能的不断拓展与完善,大量的专业化服务需求将持续累积并释放,给服务外包产业发展带来重要机遇。四是随着服务业现代化和现代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在社会保障、金融、新型现代服务业等诸多领域也将分离出更多的专业性服务,尤其是知识密集型的专业性服务需求将是支撑我国外包服务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因此,充分挖掘和利用我国经济社会自身发展的综合优势,新时期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将呈现出规模与效益同步提升的新特征。

  基于上述分析,迈向服务外包强国,必须走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具体来说,就是要依托三大新路径,着力实现六大重要转变。三大新路径指的是新时期推动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就要离岸与在岸并举、接包与发包并举、规模与效益同步提升。着力实现六大转变是指进一步提升服务外包产业水平,就要在发展理念和重要举措等方面实现重要转换。一是由学习模仿到培育核心技术与创新能力。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新理念,五大发展新理念高度契合了服务业、服务贸易和服务外包的发展实践,而创新是其中最核心的发展理念。二是由先前以人力资源大国为基础制定服务外包发展规划和促进服务外包产业发展,向以人力资本大国为出发点,制定服务外包发展规划和提升服务外包产业水平。新时期,提升服务外包产业水平必须要加快提高创新驱动发展能力。三是由知识产权保护和信息安全到知识产权和标准化战略。同步提升服务外包产业规模和效益,就要着力实施知识产权战略,协调推进知识产权的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并积极研究制定和推行标准化战略,培育和扩大在行业领域的话语权、主导权、决策权和领导力。四是由单向引进来到引进来与走出去双向互动,由以往注重服务外包业务的承接,向服务外包业务的承接与发包大国并重发展。五是由注重打造硬实力到硬实力和软实力相互结合。由以往偏重于技术等领域的专业服务能力提升向专业服务能力和企业文化建设协同推进,增强企业的凝聚力,打造硬软实力接合的综合竞争力。六是由促进外贸外资到产业与贸易投资协调发展。由以往偏重于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向促进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和对外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协同推进,同步筑牢产业和贸易投资的强国之基。

  三、提升服务外包国际竞争力是核心

  建设服务外包强国,就要加快提升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的国际竞争力。2014年11月2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服务外包产业、打造外贸竞争新优势。此后不久,公布了《国务院关于促进服务外包产业加快发展的意见》(国发〔2014〕67号文),在服务外包人才培养、产业规模与结构、市场布局、促进政策体系以及服务保障等方面都提出了具体的指导性意见。

  为贯彻落实国发〔2014〕67号文件精神,2015年商务部开始实施“服务外包竞争力提升”工程,即“55311”工程。该项工程主要内容是扶持5家国际竞争优势突出、行业带动力显著的服务外包龙头企业,培育50家集成服务水平高、核心竞争力强的大型企业,支持300家“专、精、特、新”的中小型企业,同时重点支持100个主导产业突出、创新能力强、体制机制先行先试的服务外包产业园区,支持100家专业资质好、教学水平高的服务外包人才培养的机构。

  同时,在“服务外包竞争力提升”方面也明确了重要任务。一要发布服务外包产业重点发展领域的指导目录;二要《服务外包产业“一带一路”合作指引》;三要支持服务外包企业开展知识、业务流程外包等高附加值项目,搭建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外包产业平台;四要鼓励服务外包企业专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发展;五要挖掘国内服务外包市场潜力;六要增加服务外包示范城市数量;七要强化财税、投融资的便利化、人才培养与引进等政策支持等。

  “十三五”期间,我们期待“55311”工程和服务外包专项规划密切衔接,持续推动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在由服务外包大国迈向服务外包强国进程中走得更好、更快、更稳,真正打造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并发展成为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