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重点
从蜀道艰难到链动全球
日期:2019年04月16日 来源:《中国外资》杂志 作者:邓德雄

  女儿听说我要到四川工作两年时间,很是不舍,同时也不忘引用“巴山楚水凄凉地”“巴山夜雨涨秋池”等古诗句和我调侃。

  当然,在我到四川工作之前,我们父女俩都知道,诗句中说的都是古代的情形,从通道角度看,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如今的四川早已四通八达,每天仅从成都飞北京的航班就多达几十趟,而且已经通了高铁。

  但正是从小孩嘴里蹦出的这几句被她用作调侃我的诗句,成为我这一“自贸新兵”学习中国(四川)自贸试验区建设知识的起始点。

  自古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一出自李白《蜀道难》的诗句说尽了早期四川发展的瓶颈。归根结底,在于不畅通。就当时来讲,物流难以畅通、人流也难以畅通,更不用说参与全球竞争了。甚至还有一种说法:“大山断了出路,封了眼界,使得四川人被长期屏蔽在主流文化圈之外”。

  我也读了其他诗人(比如萧纲、刘孝威、阴铿、张文琮、郑起潜、徐熥等)写的相关诗作,多为再现入蜀之艰之难,蜀道之险之阻。有写“飞梁架绝岭,栈道接危峦”的,也有写“轮摧九折路。骑阻七星桥”的,甚至还有写“蜀道难如此。功名讵可要”的。真是把千山万水、时空阻隔写得淋漓尽致。

  四川地处内陆腹地,周围高山环绕,中间江河交错,层峦叠嶂,山高水险。到了四川,不禁会问蜀道是否已经不难了?对这个问题,网搜有不少说法,多数是说蜀道早就不难了,尤其是随着西成高铁建成通车,出入蜀地进一步畅通。也有正着说的,比如“蜀道易”“蜀道通”。

  为改变蜀道难的状况,四川人民进行了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如今,四川公路、铁道、航道、航线不断发展,“蜀道在延伸,山川在刷新”。蜀道难的历史预计也将于2020年从根本上结束。

  那么这些与中国(四川)自贸试验区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自贸试验区是国家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大平台,是推进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牵引性力量,是四川推动“四向拓展、全域开放”这一立体全面开放新格局的动力引擎、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的重要支撑。四川上下高度重视,将其作为奠基四川长远发展格局、推动全面开发开放的“引领性工程”加以推进。

  通过对这一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内陆自贸试验区设立背景和过程的进一步了解,我倍感诧异,那是因为我看到“三临叠加”(临铁、临空、临水)恰恰是四川自贸试验区得以成功申建的重要依托。原来,早期蜀道艰难的历史非但没有阻遏自贸试验区的设立,而正是现在的铁道、航道和航线助力它的横空出世。

  不仅如此,在建设中国(四川)自贸试验区过程中,紧临铁路港、水港和空港的“三临叠加”恰恰又是优势所在,是其推进的重要条件。在中国(四川)自贸试验区朝着建设成为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过程中,也需要对此继续加以大力完善。比如,泸州港和其他地方连接的铁路通道还仍然有待大力完善,尚无高铁线路连接;青白江通往南面的铁路也需继续拓展等等。《整体方案》也明确要求加速构建集高铁、地铁、城际铁路、高速公路于一体的综合交通体系,加快建设高等级航道等。

  目前,四川正在加快构建“四向八廊五枢纽”为主骨架的现代综合立体交通运输体系,到2022年力争铁路总里程达到6000公里以上,基本形成成都至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北部湾及云南桥头堡的高铁大通道;建成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民用运输机场达到18个;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超过9000公里;四级及以上航道总里程突破1600公里,港口集装箱吞吐能力突破300万标箱……。

  经过这一学习,我明显觉得,今天的四川,已经通过几代人的努力使蜀道艰、蜀道难成为历史,使蜀道通、蜀道易成为现实,使人流、物流更加畅通,并正昂首向“蜀道速通”步步迈进。而且,除了铁公水机之外,四川也正在建设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

  但如果我把铁公水机通道顺畅简单地理解成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全部内容,那我一定是错误的。显然,《蜀道难》等相关诗作并不满足于仅仅停留在用精妙的语言再现道路不畅,而是向情感、情怀甚至情绪方向延伸。从道路的艰难,延伸到人生的坎坷,乃至当今仍有《蜀道难》诗作发出“有时思我不能堪,悄然泪下成山泉”的感慨。也就是说,即使通道顺畅,也不意味着行路就不难了。人生之路如此,创业之路、发展之路亦然。就拿我女儿用以调侃的两句诗来讲,也无不如此。诗人回到家一个是“到乡翻是烂柯人”,另一个是爱妻已和他阴阳两隔。然后,我在想,这与自贸试验区建设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学到自贸试验区以改革开放为使命,制度创新是其核心。这样,我又开始研读中国(四川)自贸试验区开展的轰轰烈烈的制度创新活动。

  挂牌以来,自贸试验区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促进发展”为主线,大胆探索形成400余个创新成果,主要涵盖现代政府治理等六大领域。

  在现代政府治理方面,结合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和“放管服”改革要求,着力优化营商环境,构建事中事后监督体系。

  在投资便利化管理方面,结合市场准入改革及外商投资准入改革要求,提高开放度和透明度,提高市场准入便利性和自由度。

  在贸易便利化服务方面,结合创新口岸服务机制及优化监管通关流程等改革任务,优化口岸检验和监管流程,提高通关效率,推动贸易便利化,创新发展新型贸易业态和产业。

  在金融开放创新方面,结合促进跨境投融资便利化、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功能、发展新兴金融业态、探索创新金融监管机制等改革任务,提升金融服务功能,促进跨境贸易、投融资结算便利化。

  在协同开放方面,围绕推动内陆与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积极对接和融入“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等国家战略。

  在激活创新创业要素方面,优化创新创业制度环境,创新科技金融服务机制,整合全球创新创业要素。

  在以上各个领域,都有突出的案例和改革创新成果涌现。

  通过对创新案例和其他成果的学习,我俨然看到了一幅幅通畅的图景。不仅仅是铁公水机信等基础设施的畅通,而且还有远不止此的系列软设施创新,软环境建设。所有这些,顿时使人有一种豁然开朗的通透感。

  思想开通。这可从以下一些铿锵有力、气势磅礴的表述中看出:一是“逐步树立改革、开放、创新的‘自贸意识’”;二是“正在以全局思维和国际视野,全力推动由内陆腹地变为开放前沿”;三是“顺应历史前进的逻辑和改革大势、开放潮流,不犹豫迟疑,不争论观望,大胆改革,迎难而上,开拓进取”;四是“各地各部门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在大局下谋划、在大势中推进、在大事上作为,勇敢肩负‘为国家试制度、为地方谋发展’的双重使命”。

  规则共通。比如强化立法和执法。自贸试验区《管理办法》发布实施,与《总体方案》《实施方案》共同构成自贸试验区三大核心制度框架。目前正在制定自贸试验区条例。又如对接国际先进规则。目前正在编制《对标国际先进规则行动指南》,旨在推动对标国际经贸规则和通行做法,率先构建与国际规则接轨的投资贸易制度体系,营造法治化、国际化和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再如新规则构建。依托中欧班列探索“铁路+”多式联运一单制,创新基于运单的金融模式,探索构建陆上贸易国际新规则。

  政令畅通。自贸试验区建设需要各级政府、各个部门齐心协力、共同推进。四川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建立了非常完善健全的领导机制,成立了由省长担任组长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推进工作领导小组,形成了领导高位强势推进的有力格局。这是政令畅通,出实招、打实战、获实绩的重要保证。在此推动下,协同高效,决策科学,执行有力,成果丰硕。据统计,中央在川机构、省直部门共推出了600余条含金量高、操作性强的支持政策。

  政商互动。我到四川参加的第一场互动活动是金融走进自贸试验区,主管部门和企业之间针对金融创新开展的互动场景仍然历历在目,有很多的闪光点;此后也相继参加了泸州片区决策咨询委员会和成都区域专家咨询委员会的年会,这是自贸试验区相关部门倾听专家、学者、企业家声音和问计于他们的重要平台;也有一些互动是政府部门通过深入企业实地调研的方式开展。众所周知,400多项创新成果不可能是政府部门凭空想出来的,更多是凝聚和反映了商界的需求和智慧。

  堵点疏通。自贸实验区建设的一项重要工作是疏通堵点、跨越障碍。比如,针对中小微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成都区域推出了“自贸通”金融服务,有效降低企业融资门槛。同时,潜在的风险防范和纠纷化解,也是与此紧密联系的一项重要工作。这些潜在纠纷如果处理不当,即使跨越障碍,也有可能形成新的堵点。全国首个自贸试验区法院、中国贸促会四川自贸试验区服务中心、四川银行业纠纷调解中心等的设立,多元化纠纷化解机制的构建,知识产权审判庭类型化案件快审机制的推出,等等,所有这些,应该说为疏通堵点提供了很重要的保障。

  平台提供。平台搭建也是很令人振奋的事情。比如,“中国-欧洲中心”成为对欧合作的重要平台。又如,天府国际基金小镇以“信用监管”为核心,充分运用云平台、大数据,创新园区社会共治新模式。再如,西部首个航空公司总部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管理资金池正式落地。当然,平台建设仍然有不少短板,比如,国家开放口岸、综合保税区等重要平台较少,相关争取和建设工作也在大力推进中。

  业务精通。四川一直致力于打造一个专业、务实、干净、担当的自贸干部队伍。据统计,仅从2018年7月至11月间,就组织开展了8期中国(四川)自贸试验区系列培训活动,来自60多个省直部门、中央在川机构,自贸试验片区和21个市州商务主管部门的领导、业务骨干近420人参加培训。通过系列活动的举办,较好地实现了参训学员在思想上获益、思维上拓展、思路上转变以及全方位提升“全域开放”和自贸试验区建设能力素质的预期目标。

  服务认同。政务环境不断优化,服务水平不断提高。比如,青白江片区的成都国际铁路港创新提出了“520”(五种受理渠道、两个小时反馈、零投诉)服务模式,通过班列服务质量的提升吸引了更多的大客户。又如,川南临港片区推出了涉税“自助货栈”便民服务和纳税服务专员管理模式等。我还听说政务大厅工作人员自觉做到不在上班时间看视频、炒股、玩游戏、吃东西及做其他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也不长时间离开座位,如要去洗手间或到后台打印证书则主动及时告知同事,等等。

  人员流通。我读到了一则报道,说的是成都海关“小改革”推动通程中转旅客“大提速”。还有其他更多的例子,比如,成都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出台支持自贸试验区外籍人士、商务人员出入境15项便利化措施。又如,青白江片区警务工作站已在铁路港综合服务中心专门设立窗口,为企业员工和群众提供办理护照、港澳通行证、台湾通行证及签注的便利服务,同时还设有专门窗口为外国人提供申请签证、(停)居留证件的便捷服务。

  要素撬动。中国(四川)自贸试验区致力于在全球范围聚集更多创新要素资源,相关创新案例层出不穷。比如,近期成都区域推出了“高新技术超市”,把分散在市域范围内星罗棋布的高新技术服务资源进行系统整合。据报道,建立这一“超市”的目的在于打破区域科技服务不患“寡”而患不“聚”的痛点,真正地激活高新技术服务业“存量”,变资源为资本,形成一个贯通创新链、融入产业链、对接资本链的创新要素供给生态体系。又如,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全国首单“双创债”,以投贷联动方式为双创企业提供政策性资金扶持。再如,引导境内外资本为创新创业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拓宽创新创业项目境外融资渠道。

  办事快通。在各项创新和相关保障措施的共同作用下,企业和群众办事大大顺畅,获得感、幸福感不断增强。除了前文提到的例子之外,典型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泸州片区推出了企业开办“小时清单制”。又如海关推出注册“互联网+”平台上线营运,探索共同查验、“信任通关”模式。再如,推进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模式改革,外商投资企业备案与工商登记实现“一窗办理”,99%以上的外商投资企业实行备案管理,备案材料减少90%以上。截至2018年底,自贸试验区新设立企业5.3万家,其中引进外商投资企业628家。

  产业带动。通过制度创新,激活创新创业要素,带动产业转型升级和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比如,构建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生态链;加快发展快递等现代物流业;加快推进国际航空枢纽建设,大力发展临空经济;大力发展会展经济等。又如,积极承接东部地区优势产业转移,着力打造与东部产业配套协作的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和临港产业基地。引进的628家外商投资企业,有85%集中在高端服务业领域,首个诺贝尔金融科技实验室—成都诺贝尔全球金融科技实验室、安谋中国西部研究院等一批大项目强势入驻。近日,据报道,位于成都天府新区片区高新区块新川科技园的人工智能创新中心正式开园,这是西部首个“人工智能+5G”概念的产业园,开园当天,总投资逾百亿的数十个项目宣布入驻。人工智能创新中心将致力于打造国际一流的人工智能产业示范园。

  发展推动。建设自贸试验区,就是要准确把握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要求,落实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部署,探索承接高端现代产业转移新路径,加快推动科技、产业、技术、创新融合发展,着力打造动力更强、结构更优、质量更好的经济增长极,为四川及全国高质量发展发挥示范和带动作用。早在2017年12月,四川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就把自贸试验区纳入奠基四川长远发展大格局、抢占未来发展制高点的“四项重点工程”,作为推动全面开发开放的引领性工程。小到推动区外某一具体产品出口,中到区外无水港的建设,大到经验的复制和推广,从货物到服务、从做法到制度、从行动到思想等等,其推动和引领作用,既有能够看得到和感觉得到的,也有潜移默化的。2018年四川省政府工作报告就直接作出了“开展各市(州)政府服务对标行动,学习推广自贸试验区试点经验”的工作部署。

  区域协同。在省内,创新“3区+N园”模式,启动宜宾临港经开区与川南临港片区协同改革,同时正在打造一批协同改革先行区。片区/区块之间的协同也越来越紧密,比如,最近成都天府新区片区直管区块管理局和青白江铁路港片区管理局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旨在进一步整合两地资源,实现片区/区块间的联动发展。此前,川南临港片区和青白江片区以及成都天府新区片区双流区块也已开启类似合作。在省外,全面加强与沿海、沿边、沿江三个维度协同开放。在四川自贸试验区运行一周年之际,举办首届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开放发展论坛,11个自贸试验区发布《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开放发展倡议》,达成“七点共识”,首次形成自贸试验区联动共推机制。

  全球链动。开展“魅力自贸•开放四川”链动全球活动。这是自贸试验区的重大活动载体。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结合、投资贸易产业并重,通过高层互访、经贸洽谈等方式,稳步推进企业、产业、城市、人才国际化,强化产业人才合作、企业对接联动、项目载体共建、商务环境优化等领域深度合作和核心制度对接,积极融入全球开放体系,积极探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关机构在运输安全、环境保护、通关查验等方面建立合作机制。

  当然,“蜀道”还是艰难。改革者对此深有体会。自贸试验工作是一项要“刀刃向内”,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敢于下“深水”的工作。作为全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新探索,自贸试验没有现成经验可循,在实践中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出现可预见和难预见的问题。比如,或多或少存在认识不到位、引领带动不够、自贸“溢出效应”不强、制度创新“含金量”不高、部门之间改革协同性不够、人才支撑不足等问题。

  高点站位,高标定位,问题导向,攻坚克难,是对此做出的积极回应。

  祖辈披荆斩棘走出大山的蜀道精神,仍将继续激励着四川人民走出盆地,通江达海,迈向世界,链动全球。(作者系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推进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