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特稿
中医药国际化产业发展研讨会在津召开
日期:2019年11月07日 来源:《服务外包》杂志

  近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中医药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传承精华,守正创新,加快推进中医药现代化、产业化,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

微信图片_20191107153117_副本.jpg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也指出,大力推动中药质量提升和产业高质量发展,加强中药材质量控制,促进中药饮片和中成药质量提升,改革完善中药注册管理,加强中药质量安全监管。

  为进一步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加强中医药人才队伍建设,促进中医药传承和开放创新发展,加强对中医药产业的学术研究。10月31日,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国际合作专项的支持下,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秘书处、天津社会科学院产业发展研究所、上海中医药大学中医药国际化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主办中医药国际化产业发展研讨会在津举办。

  与会专家就近年来中医药国际化产业发展状况和中医药海外合作交流成果经验进行了深入交流和研讨。会议由上海中医药大学副研究员宋欣阳主持。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李俊认为,我国中医药发展较快,新技术的应用为我国中医药附加值提升发挥了很大作用,为中医药海外发展奠定良好基础。在不断提升中医药附加值的同时,更应注重走出去,尤其是探索中医药海外发展模式。

  上海中医药大学科技处周文超认为,中医药的科研很关键的核心在于中医药临床疗效评价的科学研究,从临床出发,最终又能回到临床。要加强中医药理论背景下的多学科交叉研究,不仅要利用好新的技术,新的手段,也要利用好我们的传统理论。

  天士力控股集团加澳医疗总经理戴标表示,海外中西医结合医疗服务连锁中心要以主流西医为切入点,就是西医+康复+中医模式,让主流医疗了解中医药,中西医结合才有可能,海外推广中医药才能取得突破。戴标认为,海外中医药发展中心的经营数据的改善,对于社会资源加入(资本,保险),及当地政府支持,中医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在上海中医药大学科技人文研究院代玄烨看来,海外中医药教育标准化研究具有复杂性与综合性,核心内容涉及中医药国际化话语权问题。海外中医药教育标准化研究属于区域区划研究,区划研究可以深化研究海外中医药教育标准化的学术体系,既需要个案、局部的研究,也涵盖贯通性的、整体性的研究。

  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中药部主任于志斌认为,中药海外发展新思考分三步走,第一步产品走出去;第二步是中医药本土化加上中国对外投资,资本走出去,撬动海外市场。第三步形成一个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共同发展,最终实现全球资源配置。

  上海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研究院副教授沈云辉认为,质量是中药材的第一生命力,中药海外发展需要一个全产业链的质量控制,从源头种子开始到药材饮片制剂,最后到成品。中药的海外本土化需要有政府、企业以及科研院所多方合作,建立一些相关的GAP基地,也就是需要产学研结合才能保证其持续性。

  天津社会科学院产业发展研究所秦鹏飞认为,日本、韩国和印度某些特定产业的成功经验对我国中医药海外发展具有重要借鉴意义,中医药应该构建国内的创新网络并借以提升创新能力;把握有利时机充分利用有利条件,如“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中医药的国际化发展;将中医药的本质内容与普遍接受形式相结合,从而接入全球创新网络。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王拓认为,粤港澳大湾区中医药发展举措主要分为四个方面,完善粤港澳三地的中医药这个服务体系;提升联合技术研发水平,推动广东主动参与港澳的联合研发进程;进一步扩大对港澳中医药领域开放水平;实现产业创新,拓展中医药产业链。

  上海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王丽慧认为,中医海外品牌的打造要充分发挥中医自身优势;逐渐扩大中医的海外影响力;要注重挖掘、打造、培育中医药民族品牌。

  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副秘书长杨宇洋认为,针灸在世界传播最早,辐射国家最广,也最具代表性。要充分发挥中医针灸易推广优势,积极推动针灸、推拿、按摩等非药物疗法先走出去,从而“以针带药”带动中医药全面走向世界。要加强中医药对外教育与认同,在中医名词术语和基本理论的科学解读方面,做到一致和规范。充分发挥现有海外中医针灸机构的优势,利用他们在海外发展所积累的人文、语言、法律和医疗经验,实现“以针带药”的跨越式发展;充分发挥世界针联、世界中联等中医药国际组织的影响力,实现针药有机结合的创新发展;充分发挥海外华侨华人的智慧和力量,实现中医药文化与中华文化的融合发展,推进中医药走好“一带一路”,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

  上海中医药大学图书馆信息中心高红艳认为,中医药国际标准化水平提升战略的对策分为四个部分,抓紧国标的修订与国际标准的转化;中药国际标准方向采取“防御保护—完善药典—法规—药物警戒—国际标准”五步走的战略;继续加强与ISO、WHO合作,合理布局,熟悉国际游戏规则。建立中药标准研究中心,凝聚人才,开展一批中医药国际标准制定项目。 

  中国中医科学院信息所所长李宗友认为,开展国际医疗服务质量认证,签订国际医疗保险合同,建立海外中医药中心,开展多样化境外办学等合作模式,对促进中医药服务贸易发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上海中医药大学副研究员宋欣阳认为,目前我国实力较强的中药企业未积极参与国际市场的竞争,贸易公司和小微中药企业参与较多,这种非对称等竞争的结构不改变必然出现进一步丢失国际市场份额的情况。我国部分中药企业已经布局海外中药种植,扩大颗粒剂市场,对中药行业起到了一定的示范作用,政府主管部门应继续引导鼓励这种趋势。大型中药企业建立适应国际竞争市场的企业结构,为开拓海外市场做充分准备。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欧大非洲处调研员肇红认为,日本、韩国、印度成功产业的发展对我国中医药的海外发展具有重要借鉴价值,中医药海外发展可以借鉴很多国外企业的经验进行规避风险。

  天津社会科学院产业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余桂玲认为,中医药在天津具有深厚的文化基础和发展土壤,民众相信中医、热爱中医,市政府规划的现代医疗与大健康产业具有丰富的中医药内容,天津的医药科研机构和医药企业需要进一步深入开发中医药产业,为民众的医疗、卫生与健康事业保驾护航。

  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应以本次研讨会为契机,进一步加强中医药国际化产业发展领域的交流合作,为中医药国际化产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和建议,共同推进中医药国际化产业发展。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