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重点
济南数字化转型图谱
日期:2020年05月06日 来源:《服务外包》杂志 作者: 舒朝普

数字化时代的来临,以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飞速迭代,加快向产业和行业下沉。数字化转型赋能产业、重塑业务模式, 成为新旧动能转化,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据联合国统计,2018年全球数字化交付的服务出口额达2.9万亿美元,占全球服务出口的50%。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同比增长20.9%,占GDP的比重为34.8%,是2002年的208倍,数字经济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作为“中国软件名城”和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的先行示范区,济南市大力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坚持发展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数字经济,取得了显著成绩。为更全面详细地了解济南数字化转型的现状和特点,为后续推进济南数字化转型提供决策依据,济南商务局联合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通过调查问卷的研究方法编制了《济南市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据了解,本次调查问卷发放对象涉及济南市辖区内近千家企事业单位、机构,共收回问卷1561份,其中有效问卷882份,涉及济南22个行业,翔实地勾画了济南市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图谱。

过半企业在推行数字化

报告的调查结果显示,当前济南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占比为51.6%。

值得强调的是,所有资源型企业都在进行数字化转型。金融相关行业最重视数字化转型,尤其是利用数字化技术和能力来驱动组织商业模式创新和商业生态系统重构,其中保险、银行、证券和投资服务行业中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占比分别为94.1%、84.4%和77.8%。 离散制造、医疗和IT服务/咨询行业中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企业数占比均在75%左右。而公共事业、政府和交通运输服务中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机构数量占比尚不足 40%。这也意味着公共事业和政府部门的数字化还有巨大空间。

从企业类型来看,济南市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占比最高的企业类型是中外合资、外资控股企业,占比高达 77.8%,其次是国有控股企业和外商独资企业,占比分别为65.7%和61.9%,而民营控股企业中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尚未超过一半,占比仅为44.3%。

报告还显示,济南市企业数字化转型活动的生命周期较长。“济南市70%以上的企业完成一项典型的新数字业务转型活动,时间跨度在2年以上,接近30%的公司在5年以上。”报告显示,从目前的条件来看,企业公司内部,从概念到业务结果,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业务需投入较长的时间。

不同行业的完成时间不一样,建筑行业、教育行业、消费及娱乐行业中,40%以上的企业完成一项数字化转型项目需5年以上;对于IT服务/咨询、广播和通信服务、证券和投资服务等与信息技术融合度较高的行业所需时间较短,大部分在3年以下。

需要强调的是,报告的调查结果显示,企业在信息技术部门中的投入程度对企业是否进行数字化转型有很大影响。在IT人员规模小于5人的小微企业中,39%的企业进行了数字化转型,而在IT人员规模超过5人后,50%以上的企业都进行了数字化转型。而随着企业IT人员规模的扩大, 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比例也随之升高,当IT人员规模超过500人时,所有的企业均进行了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转型的驱动力

作为传统工业强市,济南具有完备的产业体系和雄厚的工业实力。随着新旧动能转化步伐加快,一些企业主动进行数字化转型,而另一些仍处在被动转型阶段。

调查显示,济南38%的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是出于降低成本提高盈利的原因,32%的企业是出于意识到外部威胁从而进行转型,还有27%的企业因为目标成为行业领军者而主动转型,极少有企业出于担心外部干扰者的潜在威胁进行数字化转型。

在不同行业中,40%以上的电信服务、医疗、教育等企业以成为行业领军者为目标而进行数字化转型,40%以上的资源行业、证券和投资服务企业因为意识到外部威胁进行数字化转型,交通运输服务业、制造业出于成本因素考虑进行转型,出于成本因素进行转型具有普遍性。

而在制定数字化转型规划时,1/3的受访企业中领导层对数字化的认可驱动了试验性项目的发展;26%的企业是被动的,它们的数字化转型是受到可感知的危险而非数字利基驱动;17%的企业擅长整合式规划,通过对人才、 技术、信息、运营、经营模式和商业生态系统的整合实现绩效最大化;还有15%的企业采用标准化的数字化转型方式,在制定规划时随时关注商业生态系统的变化;有近10%的企业制定了数字化转型的规划和执行框架。

在转型能力方面,54%的受访企业利用数字化技术, 如云计算、大数据分析,移动,社交和物联网来驱动商业模式创新和商业生态环境重构的能力不落后于同行从业者,其中有1.8%的企业认为数字化转型能力是业内最好。

从企业性质来看,外商独资企业数字化转型能力最强,其次是中外合资企业,而受访的民营控股企业中,有近一半企业认为自身数字化转型能力不如同行。

从行业来看,对自身数字化转型能力最有信心的是生命科学和资源行业,其中33.3%的生命科学企业认为自身数字化转型能力业界最强,而公共事业、医疗、专业服 务、消费和娱乐服务、建筑、广播和通信服务类企业中均有超过50%的企业认为自身数字化转型能力弱于同行。

从企业营收角度分析,年营收额高的企业,数字化转型能力较强。数据显示,年营业额超过100亿美元的企业中,认为自身数字化转型能力超过同行的占比高达 57.9%,而年营收在100亿美元以下的企业中,该比例仅占到9.6%。在年营收额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中,有94家企业认为自身数字化转型能力不落后于同行业者,占该类企业总数的19.8%。

企业数字化最关注信息与数据转型

报告显示,当前,济南数字化转型发展态势良好。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企业中,有28.6%的企业积极运用新的数字技术和商业模式来影响市场以创造新的业务, 22.4%的企业持续地提供以客户为中心数字化产品、服务和体验,五分之一的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目标与企业短期策略一致,重视客户体验和提供数字化产品。

也有22.2%的企业认为自身业务部门认可利用数字技术强化企业业务的战略,但在执行方面仅限于一个个独立的项目,数字化转型模式仍有提升空间。而7.3%的企业认为数字化转型与企业战略脱节,没有关注客户体验。

对企业来说,能否成功进行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能力有多种。24%的企业认为先进的数据/分析和包括业务流程和公司文化的管理变革是最重要的能力,对企业数字化转型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5%的企业尚未成功转型或不清楚企业转型成功的关键能力。相对于其他能力,认为推广创新文化能力、敏捷开发能力和企业架构能力是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最重要的能力的企业较少。

调查结果显示,济南企业数字转型重点领域是信息与数据转型、运营模式转型和全方位体验转型,选择的企业占比分别是56.9%、47.2%和44.2%。

对于金融类企业,信息与数据的智能化、全新的客户体验和数字化、智能化的运营模式是其最重视的转型领域,选择的企业占比分别为74.6%、56.7% 和50.7%;制造业和IT服务类企业都较为重视数字化转型领域是信息与数据转型、运营模式转型和全方位体验转型;对于批发和零售类企业,运营模式转型、信息与数据转型和全方位体验转型是最重要的数字化转型领域。教育类机构则较为重视信息与数据转型、领导力转型和工作资源转型,选择的企业占比分别是73.1%、44.2% 和32.7%。

“济南企业最关注的是信息与数据转型,企业愿意在数据处理方面投入更多,因此超过一半的受访企业将大数据分析列为数字化转型的重点投资领域。其次是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均有五分之一的企业将其列为重点投资的技术领域。行业云、移动技术、社交技术和私有云计算也受到较高关注。”报告显示。

不同领域对数字技术的需求各不相同。随着数据时代到来,金融类企业对数据处理的要求显著提升,对大数据分析的需求极为迫切,因此近80%的企业重视在大数据方面的投入,其次有1/3的企业选择人工智能。信息安全对金融类企业同样重要,因此金融企业也愿意在IT安全方面加大投入。

对于制造业企业,虽然对大数据的需求没有金融类企业高,但仍是其最重视的技术领域。其次物联网和机器人制造这类显著改善用户体验或提高生产力的技术领域同样受到它们的青睐。

与其他行业不同,教育类机构具有其特殊性,因此这类机构最重视的技术投资领域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均有35.6%的企业选取率,其次是3D打印和机器人, 选取率分别是30.8%和22.1%。

数字化转型能够为企业带来的最终价值包括开拓新的收入、节约大量成本、改进了员工对内对外的协作方式、提高了新产品和新服务的上市速度、提高现有收入、 改善客户体验、改进产品或服务、改进数据分析方法、提升创造力等方面。调查显示,济南企业普遍认为数字化转型中开拓新的收入、节约大量成本最能创造价值。

数字化转型的挑战

报告的调查结果显示,济南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遇到最大的挑战是缺乏战略规划、理念认知不足和经验技能短缺,分别有42.1%、39.9% 和38.2%的企业选择。

这其中,不同行业对数字化转型面临的挑战认知不同。对金融类企业来说,经验技能短缺、创新写作不足和 转型预算不足是最大的挑战;对制造类企业来说,缺乏战略规划、理念认知不足和经验技能短缺是最大挑战;而对于IT服务和咨询类企业来说,转型预算不足是它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更深入的调查显示,济南各行业在数字化转型中遇到具体的阻力和挑战主要有三个个方面:一是数字化技能不足。这也是企业普遍面临的挑战;二是人力资源的短缺、成本预算限制的挑战。三是对于监管方面的担忧、对于一线员工的阻力的担忧和对数据结构的担忧。

举例来说,IT服务、咨询、零售行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面临最多的是成本预算限制,教育、保险等行业面临最多的是人才资源的短缺,其余行业中数字化技能不足是其面临的首要挑战。

综合起来说,此次调查报告最重要的发现是,在数字化转型中,济南企业需要获得全方位、全阶段的理论和实践支持。

受访企业中,有近一半企业迫切希望得到数字化转型的前期咨询和方法论方面的支持,其次是数字化转型应用场景和路线图的指引,以及数字化转型项目的实施方法。

除此以外对于相关人才招募、宣传推广和成熟度评估等方面的支持也有不同程度的需要。上市企业数字化转型程度较高,它们最希望在人才招引、宣传推广、应用场景和实践方面得到支持。而非上市企业大多处在数字化转型的初级阶段,因此一半的企业希望在前期咨询得到支持,其次是应用场景和项目实施等方面的支持。

“作为第二个被国家授予‘中国著名软件城市’的城市,济南市软件企业的数量和销售收入一直处于全国副省级城市的前列。当前,济南市数字化转型发展势头较好,有能力在数字化经济的浪潮中取得先发优势。”报告总结到。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