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观察
BCG携手光大银行发布《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19》: 数字时代的资管市场新篇章
日期:2020年08月24日 来源:BCG官微

北京, 2020年8月24日——2019年中国资管市场规模从转型阵痛中涅槃,增长3%达到110万亿元,转型期重拾增长意义重大;同时,行业竞争格局面临重塑,数字化能力将成为资管机构的核心竞争力。波士顿咨询公司(BCG)携手光大银行连续五年(2015-2019)联合发布《中国资产管理市场》报告,汇聚监管机构、行业协会、海内外顶尖专家学者、领先资管机构高管及相关行业大咖的前沿观点,通过翔实的数据分析和海量的案例对标,见证市场发展,剖析行业趋势。报告围绕“数字时代、生态经营、投研再造、体系制胜”四大关键词,为读者描绘数字时代的资市场变革和机遇。

 中国资管行业再出发,转型之中,2019年重拾增长

BCG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资管市场规模达到110万亿元,相比2018年的107万亿元增长3%(两年数据均不含保本理财)。尽管涨幅并不明显,但“止跌”意义重大,标志着资管市场正从转型阵痛中涅槃,正式迈向更健康的未来。        2019 年的关键词仍是结构调整,在去通道和主动管理此消彼长的作用下,市场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一方面,通道业务及其背后的影子银行模式仍然被严厉打压,因此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信托规模仍处于下降周期,分别下跌18%、18%、5%,合计减少约4.3万亿元;另一方面,银行理财、保险资管、公募、私募机构等发挥主动管理优势,积极寻求产品创新,分别增长6%、16%、13%、8%,合计增加约7.3万亿元。

1598259903198763.png

2019年中国资管市场资金端呈现出养老加速、保险复苏、企业下滑、零售稳健等趋势。机构资金中保险与养老合计占比由2015年的22%上涨至2019年的27%。其中2019年养老金总体资金规模达11.5万亿元,其中委托外部投资管理的规模达4.8万亿元,增速从去年的16%上升至51%。一支柱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配置多元化提升投资收益、资管机构委托比例上升等多重利好的催化下,社保基金与基本养老金的资金规模大幅上升。而随着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参与人数的持续攀升,二支柱的资金规模也得到每年4000亿元左右的提升。相比之下三支柱规模尚小,2019年有超过百亿的养老目标型基金等产品获批发行,但未来可期。  

外资积极重新布局,对中国资管机构而言,机遇大于挑战

2019年中国进一步推动金融市场有序开放,各类外资机构正在积极重新布局中国资管市场。截至目前,证监会已经核准了包括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摩根大通证券和瑞银证券在内的三家外资控股券商;富达国际、贝莱德和瑞银资管等也在积极申请全资公募牌照; 2019年12月银保监会批准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公司(出资55%)和中银理财(出资45%)在上海合资设立理财公司,成为在华设立的第一家外资控股理财公司。 

 BCG在报告中指出,综合以下四方面因素,外资进场对中国资管机构来说,机遇大于挑战。从市场环境角度,外资机构长期导向的投资风格以及丰富创新的产品设计将推动资管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从客户教育角度,外资机构将与国内机构携手开展投资者教育,引导投资者建立资产配置意识和中长期价值投资理念,帮助更多零售投资者享受到资管价值;从人才交流角度,外资机构顶尖管理人才进入中国市场,势必带来经验的交流和碰撞;从生态构建角度,以先锋集团为代表的外资机构已经启动了与国内线上财管机构的股权合作,以期用智能投顾等新兴技术与专业投资配置理念与国内玩家进行经验互补和碰撞,寻求共赢。

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光大理财总经理潘东表示:“尽管早在2004年外资资管机构就开始进入中国市场,但2019年呈现了三种新路径:一是新牌照切入,如东方汇理和中银理财共同组建外资控股理财公司;二是新模式切入,如先锋集团与蚂蚁金服通过基金投顾共同探索智能投顾业务;三是新技术切入,如景顺资管与京东数科共同探索资管平台搭建和科技输出。” 潘东还建议:“中国资管机构应当以开放的心态积极拥抱竞争,主动接轨国际市场,共同推进投资者教育,赋能资管人才成长,与外资机构一起为中国资管市场的发展贡献力量。”

四化叠加,诠释数字化复杂内涵

BCG在报告中指出,数字化的内涵广阔,可以分解为四化,即信息化、移动化、开放化与智能化。当前金融行业正处于信息化夯实期、移动化成熟期、开放化成长期和智能化探索期的叠加风口。不仅如此,数字化转型环环相扣,四化之间还会相互影响。一方面,移动化、开放化和智能化浪潮使得信息化面临二次升级:移动端的敏捷开发需求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传统技术架构提出挑战,开放生态的建设也意味着从应用到接口的全面升级,智能分析也对底层数据库和算力提出更高要求;另一方面,移动化和智能化加速了机构对开放化的拥抱。随着移动端触点的不断丰富,以企业微信、财富号为代表的生态场景为开放化带来新机遇。同时,智能技术的探索不再是闭门造车,无边界合作为开放化增添了新的内涵;除此之外,信息化、移动化和开放化也极大地拓展了智能化的想象空间。

在政策、客户与资金、技术、人才、市场竞争的五重推力下,中国资管机构数字化升级正当时。资管行业正处于信息化二次升级期、移动化成长期、智能化发力期和开放化开启期。这意味着,科技与数据成为基础设施,资管市场竞争格局将面临重塑。报告指出,对于以大型银行理财子公司为代表的全能型资管机构,数字化意味着体系性的全面升级;对于以中小公募和券商为代表的精品资管机构,技术进步降低了准入门槛的同时也提升了差异化的难度;对于资管行业的众多科技与基础设施供应商,数字时代意味着更多元的业务需求和更广阔的市场空间。报告建议,所有的资管机构都应该系统性地思考数字化战略,而非把数字化当成中后台的课题。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刘冰冰表示:“在数字时代,如何实现信息化二次升级、移动化快速成长、智能化持续探索、开放化合作共赢,是资管机构所面临的核心议题。对于零售业务,数字化触客方式让财富管理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进一步融合,带来了许多机遇。对于机构业务,解决方案型业务模式大有可为,并可考虑从触客层、产品层、技术层三个方面切入。”

1598262144223334.png

客户生态孕育各类机会,模式创新实现开放共赢

中国资本市场由零售投资者占主导,零售渠道与生态建设对中国资管机构而言至关重要。在数字时代,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及客户行为习惯的不断迁移,资管机构与零售客户之间的交互关系、方式以及整个零售生态都在产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对资管机构提出了新的要求并带来新的机会。报告指出资管机构的零售业务存在以下五大机遇:其一,以客户为中心,提供“基于生活目标”的财富管理服务;其二,利用数字化手段降本增效,智能投顾普惠更多客群;其三,通过线上平台开展个性化客户运营,建立品牌形象、加强投资者教育;其四,深耕垂直生态(如养老),更高效地获取并深度服务客户;其五,B2B2C,向财管机构输出专业能力,以贴近零售客户并得到相应的市场份额。

在机构业务方面, BCG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解决方案型产品资产管理规模达12万亿美元,占整体规模的14%。参考国外领先实践和国内市场需求,BCG认为解决方案业务在中国大有可为。资管机构解决方案型业务应遵循以客户为中心的发展主线,并考虑从触客层、产品层、技术层这三个方向切入。具体而言,包括下面四个切入点:其一,基于多资产、多策略的综合投资能力和运营服务能力,提供全面外包服务;其二,帮助客户获取和管理外部投资人、产品和资产;其三,打造投行化、工具化、综合化产品和服务能力;其四,打造数字化平台,提供数据、分析、技术等输出。

1598262187352860.png

1598262211223937.png

将更多资管机构引入养老二三支柱,有利于养老体系的健康与可持续发展

截至2019年底,中国养老金总体结余资金规模超过11万亿元,相较于2018年规模增长14%,仍为零一支柱主导,二三支柱亟待发展。在养老金年度支出中,发达国家二三支柱的贡献多数在三成以上,而我国目前仅为3%;在养老金储备规模方面,发达国家的二三支柱基金规模普遍在整体养老金规模中占80%以上,而中国仅23%。

报告指出,从国际经验看,二三支柱的建设需要资管机构发挥中坚力量。一方面,资管机构的投资专长有助于改善养老金业务的收益,为终端客户提供养老保障;另一方面,广大居民的养老规划与投资意识教育任重道远,需要更多资管机构共同参与进行市场教育。总而言之,将银行、保险、基金公司等各类资管机构引入到商业养老金市场,能够为养老体系的健康与可持续发展创造更大的价值。

对于三支柱建设,报告建议各类资管机构根据自身资源禀赋,从客户教育、账户服务、产品供给和生态经营等角度切入市场。特别是对于银行系机构而言,具有独特优势:第一,银行可以充分利用广泛的线下渠道优势和庞大的客户经理团队,触达最广泛的人群,进行养老意识和养老规划必要性的宣传与教育;第二:银行账户是个人资金的主渠道,这一优势使得银行在个人养老方面具有天然的客户群体与业务场景;第三:银行系资管可以利用品牌信任度和资产端非标资产获取能力等优势,为大众客户提供期限长、收益具有吸引力的养老金产品。

1598262246123802.png

资管机构应打造具备数字基因的体系化投研能力

中国资管机构的投研体系目前大多数为精英个人主义驱动,需要逐步进化到海外领先资管机构已打造多年的体系化平台能力驱动模式。因为从客户角度来说,愈发成熟的投资者将从关注短期高收益逐渐过渡到追求中长期稳定回报和可解释的投资业绩;从机构角度,数字时代的投研方式需要以平台型能力作为基础;从政策角度,市场监管政策逐渐强化对资管机构信息披露和流程的规范、透明及标准性要求。

报告指出,资管机构需要系统化地建设投研能力。首先,机构内应建立长期坚持的投资理念,自上而下为投研工作提供方向性指导;第二,固化的投研流程能够将投资理念落实为投研工作的操作标准;第三,全面和高效的投研互动机制能够促进研究与投资配合,提升投研转化率;最后,多层次的数字化平台能够丰富投研团队所用的数据、算法和工具,并将上述的投资理念、投研流程和各类机制通过数字化工具固化下来。

数字资产标志着资管行业向数据密集范式挺进

报告指出,大数据与高级分析技术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推动了数字资产的兴起。数字资产兼具数字属性与资产属性,包括了经技术革新后以数字形式在线上流转的传统资产和被赋予资产性质的新型资产(如数据)。数字资产丰富了可投资资产范围、进化了信息处理与分析技术、变革了交易和风控方式。这不仅提升了资本市场的广度、深度和效率,更标志着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的生产要素配置模式正在向最高级阶段,即数据密集范式阶段挺进。

数字资产的机遇对资管机构而言,意味着通过打造数据能力以获取更广泛的可投资标的、更准确的估值分析和更有效的交易和风控;对资本市场而言,意味着更多的投资机会、更频繁的交易与流转,带来了众多增量性机会;而对整个资管行业而言,则意味着核心生产要素向数据聚拢这一模式性变革。

光大银行业务总监,光大理财董事长张旭阳表示:“数字时代全社会的生产函数、商业模式、组织方式等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对包括银行理财公司在内的资管机构而言,撬动数据的力量和人的才智是行业核心竞争力所在,也是为投资者创造可持续投资回报的必要条件。”

疫情之下,资管机构应对之道与投资使命再思考

报告认为,疫情大考,更加彰显企业的社会担当。特别是领先资管机构,承载着稳定就业、保障民生、复苏经济等多重使命和责任。经此一“疫”,资管机构应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作为“市场稳定者”和“资源配置者”的社会责任和使命。一方面,需加速提升自我应对危机时的弹性和韧性,加快数字化转型;另一方面,应在后疫情时代引导社会资源的有效配置,支持疫后复苏,促进产业升级,通过ESG投资等手段推动中国乃至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最后,在疫情下,所有行业正在加速实现商业模式的线上化与数字化。资管机构更应加快布局,开展从业务模式到运营模式的全方位数字化转型。以投研为例,整个社会的线上化趋势意味着可以被分析的信息持续增加和丰富。如在分析疫情后的复工情况时,运用物流、用电量、公共交通运载量等多元化数据,能够更为准确和深入地描绘实际经济运行状态。适时运用大数据高级分析与人工智能等技术,可以更充分地利用上述信息红利,及时发掘投资机会。在上述背景下,各家资管机构今年来均显著加快内部的数字化进程。以光大理财为例,其明确提出“以终为始、科技为舟”的战略,在疫情后通过线上直播加强数字化客户运营和加速打造数据分析能力等手段,将数据驱动与科技赋能落到实处。

中国被动市场提速换挡,但也要注意市场多样性

中国被动市场过去十年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009到2014年的宽基热潮期;第二阶段,从2014到2017年的牛熊更替调整期,被动发展陷入停滞;第三阶段,从2017到2019年的提档增速期,被动市场迎来爆发性增长,截至2019年底,中国被动市场规模达到1.42万亿元,近两年的平均增速高达60%。不过,由于起步较晚,基数较小,被动产品占比仍然只有18%,相较美国的39%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过去两年中国被动市场结构的变化背后,一是零售投资者对被动产品的接受程度和配置意识的不断增强,二是机构资金的债券和股票委外业务的配置化转型。因此,以宽基ETF为代表的ETF类产品,既受到汇金、险资、国资运营平台等机构资金的推动,也受到零售资金热捧;而债券指数基金产品则受银行资金偏爱。

BCG分析,中国被动投资市场已进入“提速换挡期”,虽然未来几年增速很难保持过去两年的绝对高位,但仍有望开启被动市场稳步增长的新时代,并指出两大产品赛道具有可观吸引力;一条赛道是面向机构的配置工具,另一条赛道是面向散户的特色鲜明的产品。

1598262280515778.png

光大银行业务总监,光大理财董事长张旭阳指出:“需要注意的是,过高的被动投资比例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投资策略的集中和趋同,容易形成反向螺旋和策略拥挤,且不利于新兴企业的融资。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应当有不同策略的资管机构与不同投资观点的投资者存在,才能保证市场的流动性和多样性。”


分享文本至: